上海房产律师

  • 15316535118
  • 房产案例

    范俊峰律师

    联系律师

    • 律师姓名:范俊峰
    • 联系手机:15316535118
    • 电子邮箱:hanlv365@163.com
    • 执业证号:13101201010839768
    • 所属律所: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浦东新区: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7楼01-04单元;松江区:泗泾镇泗宝路88号三湘大厦811室

    工厂因拆迁被迫停工8年 老板向东莞一政府索赔3.9亿

    作者:上海房产律师 发布于:2017/2/5 11:35:36 点击量:

    即将到来的春节,对于东莞石排镇的陈浩和来说,成了一道实实在在地“年关”。他经营的五金制品厂因为8年前的一次拆迁,停工至今。他向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起诉申请国家赔偿3.9亿元。今年1月13日,判决下达,法院认为他的诉请时效已超过,驳回了他全部的请求,一家人的心里因此蒙上了阴影。

    陈浩和认为这几年他一直在跟石排镇政府协商赔偿事宜,不知道可以起诉索赔。昨日,他告诉南都记者,已正式决定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他的律师已起草好了上诉状。

    事件回放

    担心危险物质泄露污染环境,工厂主动停产

    事发之前,陈浩和经营的五金制品厂,主要是给金属镀锌,做防腐处理,生意很好,工厂规模不断扩大。2003年时,他从石排镇燕窝村西边村民小组租下了一块土地,租赁期限为50年。建设了一处新厂房,按照他的估算,建设投资约2000万元。随后几年,生意依旧兴隆。

    工厂因拆迁被迫停工8年 老板向东莞一政府索赔3.9亿

    2009年的一次拆迁,彻底改变了五金制品厂的发展轨迹。南都记者根据当时石排镇下发的一系列文件了解到,为了配合东莞生态园的建设,该镇有关部门对相关地块上的建筑物进行了拆迁。并按规定进行赔偿。但因为有关地块上的租赁关系复杂,拆迁工作进展困难。石排镇为了尽快按照规划和要求,将土地交给生态园使用。于当年2月份和4月份,相继发出了《关于尽快解除东莞生态园范围内土地租赁合同的通知》《关于尽快完成东莞生态园范围内建筑物拆迁事宜的通知》。要求各业主在一个星期内完成建筑物、构造物的拆迁工作,否则镇政府将组织相关部门进行强拆。陈浩和也收到了这两份通知,但因为赔偿等问题一直未谈妥,迟迟没有动手拆迁。

    “尽管没有主动拆,但我们还是主动停产了,因为拆迁通知里说不配合拆迁就会停电处理”陈浩和说,五金厂的生产,需要大量的盐酸和锌,供电正常时,这些危险的物质会在设施内安全运转,一旦突然断电,将会发生泄漏。尤其是液态锌冷却后,体积变大,会撑爆设备。而厂房外就是河流,一旦泄漏后果不堪设想。彼时停工,直至今日也没有复工。

    2009年12月15日,有关部门强制拆除了工厂的围墙、食堂和仓库和废料堆积场地。

    2011年,石排镇回复,按照市政府制定的拆迁补偿办法,可以补偿陈浩和损失833万余元,但他对这个金额不满意,提出重新评估。又过了两年后,由第三方评估公司做出了评估报告,显示补偿金额为1400余万。但石排镇政府并未按照这份评估报告补偿。

    最终,陈浩和起诉申请国家赔偿3.9亿余元。对于这个金额是否有些“狮子大开口”,陈浩和回应除了评估了拆迁造成的直接损失,还评估了停工给企业带来的损失,都有详细的评估报告,绝非漫天要价。

    石排镇政府

    拆除的是无证土地上的乱搭建建筑

    东莞市石排镇政府对于陈浩和赔偿申请做出了不予赔偿的决定。石排镇政府称,经过实地调查,陈浩和租赁村民小组的土地建设厂房,属于无证使用土地。2009年石排镇政府先后通知村民小组和各业主尽快解除租赁合同,完成拆除工作。同时,对陈浩和无证使用土地,进行乱搭建行为,下发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的通知书。并最终强制拆除了五金制品厂的围墙、食堂、仓库、员工冲凉房以及废料堆放场等。

    工厂因拆迁被迫停工8年 老板向东莞一政府索赔3.9亿

    赔偿问题一直未谈拢。2013年,陈浩和提起行政诉讼,申请赔偿。当时审理该案的法院认为,拆迁事件发生在2009年,已经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遂驳回了他的诉请。案件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

    石排镇政府据此认为,法院都已经宣判过了,而且判决也已经生效,因此,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陈浩和无权再向石排镇政府提出赔偿请求。对于3.9亿元索赔金额,石排镇政府认为,陈浩和无法提交任何有效的法律依据予以证明,对这个金额不予认可。石排镇政府于2016年6月17日,正式作出了不予赔偿的决定书。

    陈浩和不服,再次向法院提出了诉请。

    法院

    已过诉讼时效,驳回全部诉请

    今年1月13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南都记者在判决书中看到,该法院审理认为,陈浩和已于2013年提出过诉讼,且法院已经驳回了其诉讼请求。即便他认为此次诉请与前次不同,但法院认为陈浩和已经于2009年12月15日知道了拆迁造成了损失的事实,其于2016年4月28日提起诉讼请求赔偿,也超过了《国家赔偿法》关于“赔偿请求人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自其知道或应当知道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的行为侵犯其人身权、财产权之日起计算”的规定。据此,法院认为石排镇政府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书》于法有据,并无不当,据此驳回了陈浩和的全部诉讼请求。

    对于“超过法定期限”这一说法,陈浩和并不认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石排镇政府从未告知我们诉权及起诉期限,并且还不断承诺满足我们合理诉求,所以才耽误了我们的起诉期限。接下来,我们将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昨日下午,陈浩和称,已经委托律师起草好上诉状,正式提起上诉。




    上一篇:上海房产律师|房产诉讼中的情势变更

    下一篇:房产纠纷案件要多少诉讼费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范俊峰 范俊峰